折叠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国人生活之变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7:42 阅读: 来源:折叠床厂家

互联网对中国的深刻改变,以及中国对互联网的巨大改造,始于二十年前。

1994年4月20日,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

那一年,英国的计算机接入互联网已有21年;绝大多数中国人还只能从《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报道中了解刚刚动工的三峡工程和南非新当选的黑人总统;超市进入中国,带来一种全新的购物体验;阿里巴巴帝国的缔造者马云正在浙江经营一家翻译社,勉强收支平衡。

被称为“中国IT第一记者”的刘韧在上世纪90年代接触互联网时,网上内容少,用户也少。他回忆“触网”时的兴奋:“当时能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哪怕是垃圾邮件,也高兴得不得了。”

以“追随者”姿态进入网络时代的中国,今天已是互联网巨浪中的弄潮儿。6亿中国网民和腾讯、百度等中国网络公司正在重划世界互联网版图。

中国对互联网有自己独特的发展和管理逻辑。20年来,中国互联网没有像西方一些人预测的那样给自己和世界带来灾难,相反,中国特色的创新为互联网的发展带来新的可能。

中国创造的4G网络标准已经成为国际标准之一;全球最大的15个社交网络中,6个来自中国,其中包括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浪微博和不到3岁就拥有4亿多用户的微信。

几年前人们会说,腾讯是模仿ICQ,而新浪微博是“山寨”推特。但从克隆到改造、超越,现在微博用户比推特更活跃。出轨艺人的一封道歉信在微博上被转发几百万次,比推特上奥巴马宣布自己连任的消息转发还多。

阿里巴巴用自创的独特到款方式清除了中国人网购的最大障碍——信任缺失,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不见面也能做生意”。2013年,中国人在网购上花了近1.9万亿元,接近当年马来西亚的GDP总量。

“今天的中国拥有信任,每天2400万笔淘宝的交易,意味着中国又有2400万个信任在流转着。”马云在阿里巴巴的即时通讯工具“来往”上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互联网是上天赐予中国的机会。马云预测,未来二十年,中国会因为互联网更开放透明,更会分享,也更有全球担当力。

“网”——朦胧派诗人北岛在写下这首一字诗时,不会想到在多年后,这个字将如何搅动中国人的情感、撕扯他们长久以来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

半年前,武汉“的哥”老刘厚着脸皮跟儿子学习如何下载和使用“嘀嘀打车”。已超过1亿人使用的这款打车软件帮老刘每天增收50多元。老刘不再数落儿子只知道上网玩游戏,原以为与互联网“绝缘”的他开始“自投罗网”。

2014年,上线不到一年的余额宝规模已超过5000亿元,但和中国100多万亿元的人民币存款余额相比,互联网金融在中国还只是方兴未艾。这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除了商业,政府始终是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另一个主要动力。上世纪90年代末的“信息高速公路”工程让青藏高原这样偏远地区的政府也实现了办公网络化。

互联网拓展了中国人对政治和社会问题展开讨论的公共领域,也加强了民众间的联系与集体行动。孙志刚、邓玉娇、聂树斌、周正龙、周久耕、刘铁男、王林、李天一、宋林……每个名字后面都是互联网参与的公共事件,每一起事件都推动了对社会的启蒙与观念的改造。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始终采取“宽严相济”的立场——在积极利用、科学发展的同时,也强调依法管理、确保网络与信息安全。2014年,“秦火火”在“网络大谣”第一案中被判三年;“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启动。

2014年,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宣告成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挂帅,强调发挥集中统一领导作用,努力建设网络强国。媒体评论:“中国互联网上的国家意识觉醒。”

诞生于美国的互联网也在塑造着中国与这个世界第一强国的关系。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预测,网络安全问题“将成为中美摩擦的一个主要源头”。2012年,借几条中文微博,美国驻华大使馆抛出了PM2.5的议题,雾霾不再只是环境问题。

如今,中国人可以在网上订餐、理财、缴费,不再受排队之苦,可以主动点播电视剧,在家里就听到哈佛大学的公开课……但也有人说,互联网“异化”了中国人,他们平均每天上网近4小时,被网络“奴役”。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给“低头族”们过劳的身体和心灵开出药方——禅修和功夫。不少苹果、谷歌的高级工程师都在学习少林功夫和禅修,思考自身存在的问题。

“内心的愉悦是外界替代不了的,要靠自己解决,要向自己要智慧。”虽然释永信早在1996年就将自己拍摄的照片上传到少林寺网站,但他始终警醒,不让网络占去自己太多时间。(记者 桂涛 黄燕 桂娟 刘金辉 郭宇靖 曹槟 张遥 王若遥)

中国网民的生活之变

20年前的1994年4月20日,一条64K带宽的国际专线让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1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5.8%。

斗转星移20年,获取信息、交流互动、投资理财、移动办公……互联网带来的无数可能性让许多中国民众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

“我是单位里接触互联网最早的几个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新技术室主任金光说,“那一刹那感觉是那么神奇,觉得世界不再遥远。”

在金光早年的科研生涯中,查资料是一件费时费神的事情,动辄就要到北京的大型专业图书馆检索国内外文献,而互联网大大解放了他的“生产力”。

“互联网已经成为生存必需品。”金光说,我们下一步的科研思路就是利用人造卫星让互联网的应用更加便捷和高效。

和金光一样,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富景筠的学术生涯也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变得更加便利。

“上网像是喝水吃饭一样平常,所以已经忘了什么时候第一次上网了。”富景筠说,人们可以在互联网上形成不同的群体讨论不同的议题,“是不是联系更紧密了?”

曾执笔著名电影《索道医生》的编剧郭中束最早接触互联网还是从腾讯QQ开始,“觉得特别好玩”。年逾60的他坦承,在文学创作中得到了互联网的“巨大帮助。”

“一件事情只要记得一点就能搜索到,比翻书不知道方便了多少。”郭中束说,“我期待在未来能对互联网中的恶意、不良信息监管更严一些。”

在宝马中国做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李莹年近三十,“第一次上网就是为了去聊天室聊天。”她说,高中时网吧两块五一小时的收费,对李莹和他的朋友们来说是笔不小的开销。

“同班一位长相并不出众的女生因为聊天技巧高超,被聊天室里的众多网友认为是美女,备受追捧。”李莹笑着说,“这让我们很不平衡。”

曾经在管理咨询行业工作多年的李莹深切感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行业变革。“咨询公司强大与否关键在于自身的信息优势,而互联网让信息越来越‘扁平’,有时客户知道的比咨询企业还多。”正因为如此,李莹选择了跳槽。

姚航是网店“苏衣”的负责人,她在大二时开始在网上做生意。“当时宿舍里所有人都在网上卖东西,只有我坚持了下来。”

生意最好的时候,姚航一年营业额能达到150多万元人民币。“一位成都的买家和我成了好朋友,刚好在汶川地震前我给他发了一个包裹对方很久没有签收,心里特别着急。”

几经辗转姚航终于联系到了这位在四川的买家,得知对方一切安全。“感觉一下就踏实了,网店带来收入的同时,这份感情已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今的“苏衣”正在谋求从售卖到原创的转型,姚航也在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互联网给了我工作,网店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朋友间的事情能在网上解决的就不见面,感觉网络既拉近了人的距离,也在某种程度上让人们之间更加疏远。”李莹说,“难道不是吗?”(记者 段续)

中国接入互联网20年大事记

1994年4月20日,中国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从此开启互联网时代。20年间,互联网深刻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并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1994年4月,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成为国际互联网大家庭中的第77个成员。

1995年1月,邮电部开始向社会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5月,中国第一个互联网接入服务商——瀛海威信息通信公司创立。

1996年11月,中国首个网吧“实华开网络咖啡屋”在北京开设。

1997年4月,全国信息化工作会议通过“国家信息化九五规划和2000年远景目标”,将中国互联网列入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10月,四大骨干互联网——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中国科技网、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和中国金桥信息网实现互联互通。

1998年3月,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合并组建信息产业部。8月,公安部成立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负责组织实施维护计算机网络安全,打击网上犯罪。

1999年1月,“政府上网工程”启动,掀起政府网站建设热潮。7月,中华网成为首个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概念网络公司股。

2000年4月至7月,中国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和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10月,《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指出要大力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

2001年5月,中国互联网协会成立。12月,中国十大骨干互联网签署互联互通协议,使网民可以更便捷地进行跨地区访问。

2002年11月,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第一届中国互联网大会暨展示会”在上海召开。

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电子竞技为第99个体育项目。

2004年3月,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自2000年以来的第二轮境外上市热潮。7月,全国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开始。

2005年8月,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创下2000年互联网泡沫以来5年间纳斯达克IPO首发上市日涨幅最高的纪录。11月,《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2006-2020)》审议通过。当年,博客开始兴起。

2006年1月,中国政府门户网站正式开通。7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开始实施。年底,病毒“熊猫烧香”爆发,数百万台计算机遭到感染和破坏。

2007年6月,《电子商务发展“十一五”规划》发布,首次在国家政策层面确立发展电子商务的战略和任务。

2008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设立,成为互联网行业主管部门。5月起,社交网站迅速发展。截至6月,中国网民人数达2.53亿,首次跃居世界第一。

2009年1月,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发放3G牌照。下半年起,各大门户网站开通或测试微博功能。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通过,首次规定网络侵权问题及其处理原则。

2010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6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将网络支付纳入监管。

2011年5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设立。同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11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宽带接入问题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

2012年2月,《物联网“十二五”发展规划》发布。12月,《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通过,决定要求保护个人电子信息、防范垃圾电子信息、确立网络身份管理制度。

2013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推出余额宝业务,此后中国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4G牌照。截至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6.18亿。

2014年2月,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任组长。(记者 王若遥)

牡丹江工服定做

龙岩定做西装

衢州工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