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易峰向左吴亦凡向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28:17 阅读: 来源:折叠床厂家

三年前的现象级电影《老炮儿》,启用了李易峰和吴亦凡。

一方面是“收割粉丝”的市场企图,但在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借着新中国最特殊、最微妙、最主流的文艺载体,这两个漂亮小伙子从此登堂入室了?

三年过去了,两位小炮儿各自闯出了自己的名堂。

恰如老话所云,异曲同工。

李易峰向左,吴亦凡向右

文|李不言

作者简介:文字走狗,电影门徒,理性党羽。

1

2015年,他俩一同出演了《老炮儿》。

那一年,李易峰28岁,出道8年;吴亦凡25岁,出道3年,单飞1年。

当李宇春拿到超女冠军,杨幂第一部电影拿到九千万票房时,我们就已知道,粉丝为王的时代到来了。

到了《老炮儿》,青少年粉丝的力量已经强悍到像管虎和冯小刚这样的大牌电影人也无法忽视的地步。

那是李与吴的第一次合作,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

《老炮儿》中对立的李易峰与吴亦凡

片中二人的相同点是:1.都叛逆桀骜,与老爸不和;2.演技难分伯仲,都在生涩地将自己拷贝到银幕上,而且拷贝过程中还丢失了大量数据。

李易峰演的晓波“正”,却无钱无势;吴亦凡演的小飞“邪”,但贵气逼人。忽略其中的高低是非,这样的差异或许正是两种不同人生的最佳注脚。

戏内,晓波切身感受到了他与小飞不可跨越的差距,其本质上是“阶级”的不同;他愤怒,他无法否认自己的无能,但他又不能视死如归地将这种愤怒喷射出来,于是他去划了小飞的法拉利恩佐,就像小猫在恶人的脚踝上留下爪印。这也与戏外的他形成了一种有趣的观照:他饱受质疑,但没有足够的演技和作品进行回击。

戏外,李易峰也与吴亦凡如此不同。两人的差异,从出生的瞬间就开始不断累积。

2

李易峰生长在内陆四川,20岁参加选秀,凭着有亲和力的邻家男孩外表,走上了歌手之路,而意外的淘汰让他的出道更显波折。

2007年《加油好男儿》中的李易峰

吴亦凡生在广州,后移民加拿大,又去了韩国做艺人;沿海、移民、海归的经历,加上他颇为冷感的二次元脸,锻造了他“国际友人”的气度,这的确让他比李易峰更适合在《老炮儿》里顶着那一头白发。

“国际友人”吴亦凡

李易峰出道七年之后的2014年,才靠着《古剑奇谭》真正走入大众,此时他更多是演员,而不是最开始的歌手。此后他又接连出演了一系列流水线电视剧。

《青云志》:李氏转眼珠表演法

他至今发行了5张音乐专辑,却没有一首传唱度够高的金曲,选择成为一名演员,是他出道至今最正确的选择。

2015年的《老炮儿》,同时是李吴二人目前为止综合评价最好的一部戏;从结果上看,也是他们第一次意识到偶像的保质期很短,他们必须得抓紧时间把自己留在银幕上,而不仅仅是海报里。

较起真来说,李易峰的眼神深处,逐渐有了一种在吴亦凡眼中找不到的凶狠,一种被囚猛兽身上才有的破笼而出的欲望。

眼神开始变得不同的李易峰

《老炮儿》在商业上是成功的,一部分原因是两位的人气,可是,李易峰、吴亦凡的表演是失败的(即便前者拿到了百花奖)。

3

2018年了,李易峰在《动物世界》里依旧憋屈,他是一个身负百万重债的落魄青年;有情有义有脑子,不过一身的拖累——演员与角色的重叠,成了李易峰的正名方式。

“老子宁可做一辈子披荆斩棘的小丑,也不要变成你们这群人渣的样子。”这是片中郑开司的台词,也是李易峰的宣言,一路走到今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做出点演员的样子——正如他的微博,个人简介上只有两个字:“演员”。

李易峰与吴亦凡的微博介绍

相比李易峰,吴亦凡就要繁复一些了,他写的是:“歌手吴亦凡。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然而从《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到最近的《星际特工》,他依然没有证明后半句,不过前半句倒是多了些依凭。

去年是《中国有嘻哈》,今年是《中国新说唱》,不难感受他对Hip-Hop、Rap的热情,在资本的助力与自身的努力下,他打进了美国市场,两次登顶iTunes双榜、进入了Billboard Hot 100,这都创造了华人乐手的首次。

吴亦凡登上Billboard后发微博表态,团团也为其打call

4

从踏入演艺圈起,他们原本的职业就是偶像,歌手或演员,只是他们适时而定的角色标签。

不过,李易峰在向左走,吴亦凡在向右走。

李易峰用了八个月的时间,试图告诉我们“其实我是一个演员”,而吴亦凡在用外国人的榜单,试图让我们相信“其实我是一个歌手”。

当然,他们仍在不停地、如例行公事般上着时尚杂志的封面。

难得同框的两人

2015年,吴亦凡率先一步登陆了春晚,但彩排中节目被拿下。

2017年,李易峰参与拍摄了《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今年2月15日,李易峰上了春晚,还重拾老本行献唱了一首《赞赞新时代》。

红火男孩李易峰

而就在10天后,央视《新闻周刊》做了一个关于吴亦凡的九分钟专题报道,介绍了他三次出战NBA名人赛,出任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中国区大使,以及他发起“不凡荣誉球场”公益项目回馈社会的历程。

吴亦凡没有上春晚,但上了《新闻周刊》

节目最后总结道:“虽然吴亦凡的国籍是加拿大,但是他这张中国脸,加上他这些年在中国演艺圈所取得的成绩,再加上他对篮球的热爱,也就成了NBA沟通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元素。”

5月,共青团中央宣传部为吴亦凡颁发了“五月的鲜花”优秀青年演员奖;6月,吴亦凡又出席了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

追随着白求恩的足迹,以一种出口转内销的形式,吴亦凡正在成为一个官方认可、甚而背书的榜样。

5

李易峰与吴亦凡,一边挣扎着想要褪下自己作为“小鲜肉”“流量小生”的标签束缚,一边又为自己穿上另一套“家国天下”的黄马褂——合不合身,只有自己知道。

吴亦凡受邀参加上合国际电影节(衣着很切题)

今天,是一个全民娱乐,但当权者害怕娱乐爬到自己头上的时代;是互联网去中心化,但当权者害怕中心不是自己的时代;是明星收入越来越高不可及,但又引发了全民羡慕嫉妒恨、明星必须为自己的财富持有负罪感的时代。

这个时代前所未有地需要娱乐——那些更开放、更自由的娱乐,却又不断被看不见之手画地为牢。

在这个暑气过于蒸腾以至于谁都看不清前路的年代,明星们惶恐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于是,他们急需权力和大众消除敌意,予以认同,让大家相信“我们都是一家人”。

于是,这些可爱光鲜的偶像们,很快让威权与资本媾和,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了连接老大哥与新世代的纽带。

李易峰与吴亦凡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越发频繁地登上了官方平台,他们是粉丝的幻想,是娱乐工业的表征,也是某种意志的代言人。

《动物世界》是国际化的博弈场

《动物世界》中,一堆国际化的面孔里,李易峰是绝对的中心,他是戏里的中国象征,他的仁义与胜利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戏外,作为一个加拿大人,吴亦凡在不同场合强调着自己的中国人身份;又因为这个国籍话题及其由韩归国的经历,在他身上,仿佛又有一种万国来朝的意味。

演员李易峰与歌手吴亦凡,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但无非还是殊途同归:某个声音召唤着他们,而我们则在他们身上吸食回音。

THE EN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禁止转载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桃花醉下载

深渊游戏

梦想仙侠最新版

吞食萌将传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