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叠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求解新乡村治理三难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1:31 阅读: 来源:折叠床厂家

在国家“多予少取放活”等强农惠农政策的推动下,农村活力焕发,农民收入增加,农业发展步伐加快。然而,随之而来的农民权利意识增强和乡村治理难题,也让不少基层干部常常发出“农民难管、农事难办、村官难当”的感叹,乡村治理模式的转变依然任重道远。

农民难管:“宠”坏了?

持续24年逐级上访、两次被劳教的甘肃省皋兰县山字墩村村民赵梅福,历经多年的执著和艰辛,最终得到兰州市信访局“下决心解决信访问题”的回应。而她漫长上访的源头,竟是两起芝麻大小的纠纷:耕地面积纠纷和邻里纠纷。

赵梅福的遭遇并非个案。半月谈记者在甘肃、宁夏等地采访发现,农村琐碎的矛盾纠纷呈多发态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纠纷如果得不到及时调解,就会酿成大矛盾。

一些乡村干部在矛盾纠纷初发时往往存在畏难情绪,“清官难断家务事”、“村民之间的纠纷很难理清”。一旦矛盾扩大,演变成上访、群访时,基层干部又想方设法“按住”、“搞定”。

无疑,这样的境况对乡村干部的理念转变、公共治理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宁夏泾源县泾河源镇法庭马宏恩说,基层人民法庭全年受理的案件中,绝大部分是家庭邻里纠纷。

在泾源县杨堡村,泾河源镇法庭曾为一起诉讼标的只有2000多元、案情简单的案件,先后10次来到村里巡回审判,联系了乡镇司法所、当事双方的亲戚及子女共同参与调解,最终当事双方不仅达成了赔偿协议,也言归于好。

甘肃省岷县元草村曾是一个“麻烦村”。村干部说,过去冬闲晒太阳,有些人三句话不投机,就打起来了。而现在,元草村纠纷少了、心齐了。2012年5月10日岷县发生特大泥石流,不少人在村里喊话、敲门,大家互相帮衬着转移。

村支书张顺太说,人富了,眼界宽了,鸡毛蒜皮的纠纷自然就少了。这几年村干部带着村民们养牛养羊,不少农民打工,人忙了,家富了,事反而少了。他认为,村干部关键是要扶正气,风气好了,矛盾自然少了。

一些学者认为,上级政府部门不应整天布置任务、下达指令,而应根据各村实际需求,减负降压、整合各种资源,提供服务;作为基层自治组织的村委会,同样需要转变观念和作风。

农事难办:如何四两拨千斤?

甘肃省和政县三谷村整修了近20年的烂泥路,终于在2012年修好了。现在村里的路不仅都硬化了,还起了路名、立了路牌。而修路梦之所以实现,主要是“一事一议财政奖补”让筹资不再成问题。

村支书王学义说,过去村里每年都要两次组织村民修路铺沙,但一下雨又变成了烂泥路。包产到户后,村集体几十年没有积累,一度卖掉了村委会大院。“修好路是大家的心愿,投工投劳都愿意,就是筹钱很困难,大家都想办的事情很难办成。”

半月谈记者在甘肃定西、临夏、白银等地采访也发现:农户生活条件改善,房屋越来越洋气,而村里的公共基础设施却显得相对滞后。与农民的需求多样化相比,农村社会功能还不健全。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不少农村都是集体经济的“空壳村”,特别是在农村“三提五统”停止征收后,集体积累更是缺乏。虽然国家在免除税费的同时留下了“一事一议”的口子,但一事一议难、议而不决的问题,长期困扰着基层干部。

而与先富村相比,贫困村兴办公益事业就更加困难。在位于大山深处的甘肃省临洮县五丰村,村里道路坑坑洼洼,到现在村民出行仍然困难。

甘肃省财政厅农税处处长刘凤会认为,破解农村公益事业难题,承担公共服务管理职责的政府首先要发挥“四两拨千斤”的激励、引导作用。

甘肃省正在探索资金帮助贫困村兴办公益事业的新举措。2012年投向贫困村的一事一议奖补资金达到8.4亿元,占省级财政奖补资金的77%。三谷村正是在这一政策导向下,公益设施明显改观。

一些兴办公益事业有声有色的村干部认为,要把农村的公事办好,关键要解决好政府和村民“同频共振”的问题。现在,对于一些地方政府大力推动的事情,农民积极性不高,而对于农民想干的事情,政府因缺乏相关项目干不成。

村官难当:一碗水咋端平?

“吃低保的人抽好烟,困难户反而没拿到低保”、“贴息贷款不张榜,贷到款的都是村干部的亲戚”……不少受访村民向半月谈记者发出质疑。

一些干部分析,随着国家惠农政策不断增多,农村干群矛盾主要集中于非普惠的惠农资金能否公正、公平发放。记者在采访甘肃省“联村联户、为民富民”活动时,一位蹲点干部透露,国家、甘肃省设计开发了几种财政贴息、国家担保的惠农贷款产品,本是为了扶持贫困村发展和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但他实地调查发现,相当比例的贷款被发放到村干部的亲友手中。驻村“双联”干部要求村两委张榜公布贷款户名单,结果村干部锁了公章,人也躲起来了。

对于类似的事情,村干部也感到委屈,认为国家不收税了、发钱多了,农村的工作还是不好干。一位村干部反映,现在老百姓的权利意识明显增强,但参与能力、民主议事水平还有待提高。村里开村民大会评议低保,每个人都念叨自家的困难,极少有人站出来推荐别人。

岷县哈地哈村支书包文凯说,现在农村低保发放覆盖面是按人口比例定的,而不是按照实际困难程度定。有些村民的生活条件相差不多,有人吃到低保,有人却没有,后者就会提意见。要做到完全没有意见不现实,而要做到大多数人心服口服,就要抓好两个关键点:民主评议、公开张榜。

宁夏泾源县园子村的伍秀明,在医院化疗时,高票当选村支书。然而,他最初当村支书时,挨过村民的黑砖,还有人半夜闯到家里找他算账。

他说,做村干部,一是要有公心,一碗水要端平。村里搞危旧房改造,第一批名额少,为打消村民的疑虑,他带头提出自家不报名。二是要有耐心,村民对干部有些怨言、批评,不应以权压人,只要诚心待人、心里没鬼,村民总会理解和拥护。

在元草村,张顺太就组织大家探索村民代表常任制,全村28名村民代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联系户,全体村民平均每个月要开一次会,凡是村里的大事都要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监督。

常年驻村蹲点的甘肃省农发办评审处处长武晓岗认为,如果村级组织建设跟不上,村干部处事不公,再好的政策也要在“最后一公里”打折扣,所以,加强村级组织建设,健全监督机制,非常迫切。(《半月谈内部版》2013年第2期,记者 张钦)

增城职业装订制

上海定制职业装

内江工服定做

相关阅读